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胡文柏新闻博客资讯网

我也做不了这些事

发布:admin05-15分类: 军事

  公开维权和直面镜头背后,她的个人信息也被不断曝光。她给记者发来一张张营销账号的「人肉」截图,诉说着自己的崩溃与恐惧。这些天来,她连续失眠,已经瘦了5斤。

  在4月8号和9号这两天,我天天在网上搜,什么车遇到了故障怎么办,当时看了很多,无非是召集朋友去报仇、拉横幅、把车停在门口。对我来说这叫排除法,以我这个身板子,我也做不了这些事。但那天当我让店里的销售找一个大级别的店员来跟我对话,给我一个解释,(他们)一而再再而三拖着我的态度让我的情绪一下冲昏了头脑。

  无论你是一个非常大的集团,还是一个像我这样渺小的个人,在我们追求平等的时候,我们需要的只是合理的对话。

  坐上奔驰车盖一周之后,西安的维权车主王倩依然处于漩涡中心。事件发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晚上,她独自接受央视等多家媒体的采访,直到凌晨1点。

  4月9日,刚买完车就发现发动机漏油的王倩在连续几天的无效维权之后,在西安利之星4S店的众人围观中坐上了那部红色奔驰的车盖。她控诉不公、称受过文化教育的自己在这件事上让「几十年的教育得到奇耻大辱」的视频被传播到微博上,引发了连续一周数亿次的话题阅读量。

  13日,她到西安利之星与负责人交涉。在随后发布的录音文件里,她以长达10分钟的独白就奔驰金融服务费、国家三包政策、车辆质量调查以及从业人员素质等问题向负责人提出质疑。全程坚定,逻辑清晰,如一位网友所称,「没有常见的停顿、茫然、重复、絮叨」。

  一系列行业震动由此引发。北京梅赛德斯-奔驰派遣工作组前往西安展开调查;银保监会要求北京因保监局对奔驰汽车金融开展调查;全国各地陆续有车主为车辆问题公开讨要说法;就在昨晚,奔驰发表声明暂停西安涉事4S店运营。就在今天凌晨,奔驰方向王倩出示了涉事车辆的PDI检测单,认证资质等材料,并为她提供了一辆同款代步车,她也受邀赴德国奔驰总部参观与会见奔驰总裁,她对奔驰总部的做法感到满意,而关于金融服务费等问题仍在调查之中。

  王倩也被网友称为「维权战士」、「侠女」,她收获了一个代表正义的称号,「西安W女士」。

  《人物》记者与W女士的采访本应在15号夜间进行。因为临时排满的一系列采访,我们的谈话时间一推再推,直至凌晨两点左右她才出现在微信上。那时,在以往视频采访里斯文平静、条理清晰的W女士称自己已经处于崩溃状态。公开维权和直面镜头背后,她的个人信息也被不断曝光。她给《人物》记者发来一张张营销账号的「人肉」截图,诉说着自己的崩溃与恐惧。这些天来,她连续失眠,已经瘦了5斤。

  第二天,电话中的她声音微弱嘶哑。但随着诉说的推进,像是有什么东西浸润了她的喉咙,声音逐渐清透起来她在一个多小时的采访里提到了16次「公平」一词;她始终认为自己就是在做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讨一个公道;如今占据舆论主场的她依然审慎地看待自己因为舆论支持而获得的话语权力。

  她说,「无论你是一个非常大的集团,还是一个像我这样渺小的个人,在我们追求平等的时候,我们需要的只是合理的对话。」

  我到今天都没有勇气点开(那天的视频),可能因为无法面对那样的自己吧,就是跟泼妇没有什么区别,你看那个丢人啊,真的丢人。我朋友问我,我都说,你不要问,我也不会答。包括现在我家人,别人询问(他们)的时候,他们也不敢回答,都说不是。

  其实并不是害怕什么,只是说我本身就是想追求一个平等对话、想获得尊重的事情。而现在我很多事情都一下子被打乱了,我自己还是想过正常人的生活。现在网上说我的情况真的假的都有,因为前几天的视频都没有打码。虽然我有化名,但基本上认识我的人都能确认这是我,对我的个人生活,包括心理压力影响特别大。

  第一次9号时再怎么说是我激动,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你就算说我扰乱了公共安全或者什么,咱们都认。两天之后在网上发酵之后,大部分网友对我是支持的。但我也收到过一些威胁短信,或者有一些声音说我是诈骗犯。11号网上爆出来(视频)之后,我的手机微信都被打爆了,都是闹腾。我的朋友,北京的上海的四川的,甚至美国的都纷纷给我发那个视频,就说,这是你吗?我们家很远很远的远房亲戚突然来加我爸妈微信,问是不是我。网友把我小时候的照片都扒出来了,我的亲人也被曝光了,我真的压力好大。

  昨天下雨,有记者一直在外面等,那么冷从各地过来,我也不好意思让人家空手而归。他们会让我从头到尾再把这个事情叙述一下。我每次说完一遍之后,都会加上一段呼吁,就是我觉得事到如今,这件事情在谁身上发生都不重要了,因为它就是一个消费者保护自己权益的过程。在社会主义法制建设过程中,它是一步步迭代而来,不是一蹴而就的。

  无论你是一个非常大的集团,还是一个像我这样渺小的个人,在我们追求平等的时候,我们需要的只是合理的对话。我觉得这里面涉及平等和尊重。因此,这件事刚开始时他们是大公司,我比较劣势,他们不跟我平等对话。同样来说,现在我也不能犹豫,有了媒体、网友甚至政府的支持之后,并不是一定要用所谓的道理去制衡一些东西。大家对我的声援也好,支持也好,我觉得还是应该冷静地在这个事情上就事论事。

  在那之前,我和朋友们跑到许多地方问过,工商局建议我打12315,我在网上搜了搜解决案例,打律师电话,我自己也把相关的一些法律法规好好研读了一下。但我发现他们陷入了一个逻辑怪圈,就是销售的推给售后,售后推给厂商,然后你给400打电线S店,最后就是你也不知道该找谁。这就是逼得你读完法律法规之后,发现了他们关于「三包」的漏洞,我想看看他们跟我讲不讲法律。

  4月13号是我的30岁生日,那辆奔驰原本是我给自己准备的生日礼物。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因为它是我人生中第一份大礼物,是我30年来对自己的一个肯定,我把它当成是一个非常有仪式感的东西。为什么那天我情绪那么失控,我那么绝望,因为它就是我对自己的自我肯定啊。它就像母亲节送给妈妈的一束花一样,代表着某种情感。

  在4月8号和9号这两天,我天天在网上搜,什么车遇到了故障怎么办,当时看了很多,无非是召集朋友去报仇、拉横幅、把车停在门口。对我来说这叫排除法,以我这个身板子,我也做不了这些事。但那天当我让店里的销售找一个大级别的店员来跟我对话,给我一个解释,(他们)一而再再而三拖着我的态度让我的情绪一下冲昏了头脑。

  那一段经过至于我怎么说怎么做的,我真的一片空白,一点都记不得了。可能当时太激动,太情绪化了。人被逼到一定的点之后,有时会做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我只记得下车的时候他们有几个人扶着我,我还得借助他们才能下来。我当时提到我是受过文化教育的人,我是研究生毕业的,这件事情让我几十年的教育得到奇耻大辱,最主要的,就是因为不公平。

  那天回来之后可能因为哭了伤神,我有点低烧,第二天一天没有出门。11号我刚起来,奔驰的销售就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微博、头条和抖音号里铺天盖地都是我。他说这样吧,你别作回复,过一段时间可能这个热点过了就没有人讨论了。

  13号时,我去了4S店协商。但得知包括多收金融服务费等事情之后,我觉得他们存在欺骗的问题。包括你听到录音里的,他们的高管对我高高在上的感觉太骄傲了,这个让我在情感上面接受不了。后来我没有接受全额退款。

  尽管这样战线会拉得很长。但就像咱们高中的时候做物理的大题目一样,基本步骤是先写公式再写推断,最后写结果。我们存在两种方案,比如说正确答案是0.2,第一种就是你前面所有的公式和推断都对了,最后粗心把结果算成了0.02;另一个人他前面所有的公式都错得一塌糊涂,但是他凑巧蒙对了结果0.2。在我们的评分标准里,第一个所有程序是对的,只有结果错了,咱们只给他扣1分,第二个零分。

  所以我的意思很简单,我这个车哪个环节出问题了,哪怕是前面销售完全没有出问题,交付给我了,咱也就认了,但你不能毫无逻辑地给我一个退货退款。这对我来说太重要了,这是对我的一个自我认可。我追求的不是这个0.2的结果,我追求的是处理过程。我愿意花时间等待,等待这件事情公平公正地处理。

  也有人说过我是一个挺轴的人。我记得以前跟别人吵架吵过最凶的一次,也是跟维权相关的。一个很小的事情,但我印象很深。

  大概是我刚刚上大学的时候,我们6个小姑娘去驾校,因为驾校比较偏远,我们回家的时候要坐那种要讨价还价的小巴车。原本说收我们50块钱,但我们上车后没多久,他又问我们一人多收两块钱,说你们6个人50块钱待会怎么分。因为这两块钱,我就跟他理论了一番。大家都觉得是很小的事情,我被那些学车的小伙伴们笑了,有一个男孩觉得我特别丢人,就说你别吵了,两块钱他出了,他们把这件事当笑话。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真正维权,我对自己的定义就是这样的,咱们不惹事,也不怕事。对我个人来说就是非常简单,和车一样,该修修该换换,我只是想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然后有一个相应的结果。不需要恶意被发酵成负面的,不是要说奔驰整个厂都不好了,去否定人家所有的品牌,所有的特质。

  后来我看到另一个郑州的车主维权时说,「难道你也要我去坐引擎盖吗」,我特别内疚,我觉得可能给大家做了一个特别错误的示范。这也是为什么13号我不接受退款的原因,如果我接受了,就可能让大家觉得这样做有效,就是「我要退款,你不退我就坐到引擎盖上去哭」,然后这个事态的性质就变了。

  我以前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有担当的人,不怕事。但这些天来我看到我的形象,有时候也会想,女孩子脾气硬好不好。昨天有一个法制频道的主持人采访我,她跟我讲起她在一家药店买东西,后来不满意了想投诉,就当着收银员的面打12315,并且开了免提,然后严肃地跟12315说。她的气势一下子震慑住了那个收银员,赶紧帮她处理,然后问她,你是记者吧?我希望有一天也能像她一样,这个处理方式优雅又不失体面。

  这些事情发生后,到现在我晚上都睡不着,千头万绪的,这几天我已经瘦了五六斤。最紧张的是我的父母,他们不是很愿意让我继续出面。我跟他们讲的是对与错,但他们跟我讲的是为人父母的担忧,他们一是担心我的身体,而是因为舆论各种朝我袭来,精神上面的一些担忧。我说,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不管你们说得多复杂,我都不管的,我只管我这件事要得到一个公平客观的解决。

  我现在一边工作一边读书。我不想做明星,也不想做网红,我还是终究会过我自己的人生。这个只不过是我的一个小小的插曲,怎么说呢,都不算是在我意料之外的事情。我也没有网上那么说得那么伟大,我没有得诺贝尔奖,我也没有发现一个什么新大陆,我觉得只是做了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我觉得一个人最重要的就是公正,不偏颇。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