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胡文柏新闻博客资讯网

从10月31日起

发布:admin05-15分类: 国际

  题:“公益关爱”岂能成为敛财手段?——网络主播赴四川凉山开展假慈善事件调查

  网络直播平台“快手”的一些主播为给自己涨“粉丝”,前不久在四川凉山州贫困区某农村做假慈善,直播时发钱结束后就收回。

  慈善居然成为某些网络主播捞钱的手段,此事引发当地干部群众反感。业内人士呼吁,要严格执行网络主播实名制登记和“黑名单”制度,管住网络直播中的违法违规行为。

  最早曝光此事的是“快手”网络主播“快手黑叔”,他发布的一段视频中显示,一名白衣男子正从一群村民手中一一收走成沓的百元大钞,交给一名手臂上布满文身的男子。文身男子接过钞票后,一边清点一边离去。

  记者多方核实,伪慈善直播地点位于布拖县某村。10月29日,多名网络主播从凉山州越西县前往昭觉县,在昭觉县租车后前往布拖县搞直播活动。他们先拿出钱分发给一些村民,直播“作秀”完成后,又将这些钱收回。

  网络直播“假慈善”事件引起了当地干部群众的反感。采访中,一名凉山州基层干部表示,凉山是全国14个集中连片贫困区之一,贫困面貌整体正在不断改善,但仍有部分山区群众尚未脱贫。一些网络主播反复炒作此类题材,消费贫穷,以达到吸收捐款等不可告人的目的。

  记者通过一位凉山州的彝族干部翻译该视频中的背景对话发现,村民在“配合”直播后,只有一些小孩能得到一点零食。“都是娃娃们嘴馋,才整得这样……”视频中,一位老奶奶的声音听上去非常无奈。

  这位干部分析,凉山很多村寨山高路远,小孩对一些没见过的零食好奇稀罕,“公益主播”们应该正是利用了老乡对儿童的关爱,才说服村民配合他们。

  “快手黑叔”透露,曝光视频中的文身男子是另一名网络主播--“快手杰哥”。记者发现,从今年9月开始,“快手杰哥”曾多次直播他在大凉山“做公益”的视频,有时是向贫困村民发放食物、水果、衣物,有时是直接发钱。

  “揭秘”视频被曝光后,“快手杰哥”在11月3日的一段直播中承认自己“做公益有水分,发假钱”,并向“粉丝”道歉。他还质问其他主播,“我做假公益我敢承认,但你们怎么不承认呢?”

  从10月31日起,“快手杰哥”已多次曝光另外多名“公益主播”的作假过程。

  网友周先生是国内一家公益组织的志愿者。“最初是因为有公益组织在‘快手’做宣传,想学习取经,后来慢慢地关注到一些自称在凉山‘做公益’的主播。”他说。

  在周先生的印象中,直播过凉山“公益活动”的“快手”主播超过10人,其中包括近日被曝光的“杰哥”“OK哥”“狼王”“黑叔”“山东梅姐”等人。

  “刚开始他们只是发东西,后来就开始发钱。先是100、200元地发,后来就一沓一沓地发,我觉得他们没有那个资金实力,感觉中间有水分。”他说。

  “快手”网友“大凉山假慈善揭秘”提供的视频显示,涉事主播们有的给孩子、老人发烤鸡、猪肉,有的发衣服、棉被,还有的直接摆个大台子现场煮肉、炒菜给大伙吃,画面极具冲击力。

  这些视频为主播们带来了大量“粉丝”。“自从‘杰哥’去了凉山,‘粉丝’量在两个月内从10多万增加到了67万。”网友王某说。

  然而,这些网络主播并不是公益机构的工作人员。多名“快手”用户向记者证实,“狼王”曾在直播中表示他曾在东北一家饭店打过工,“杰哥”则自称是开小额贷款公司的。

  “假慈善”被曝光后,“杰哥”“山东梅姐”等人在“快手”平台承认,“发钱”是为了“博眼球”增加粉丝数和观看量,让粉丝多“刷礼物”。

  “刷礼物其实就是在刷钱。粉丝花钱购买虚拟‘快币’,再用‘快币’购买虚拟礼物送给主播,直播平台和主播五五分成。”王磊说。

  记者发现,在“快手”平台上,6元可以充值60个“快币”。在发放的礼物中,一朵“鲜花”要1快币,一杯“啤酒”要10快币,一个“凤冠”要298快币。“黑叔”曾在直播时透露,运气好时1天挣个1万元不成问题。

  记者还发现,涉事的多名主播还拥有“徒弟”,根据主播要求,用户“拜师”后,昵称中会出现“尊师某某”的后缀,在“杰哥”账号被冻结前,该平台上昵称中带“尊师杰哥”的就有20多个。“要想和主播一起做公益,就要‘拜师’,先帮‘师傅’刷200个‘皇冠’,折合人民币近4000元,‘师傅’与平台各得一半。”一位曾经在“快手”上“拜师”的网友“V5”说。

  成都市义工联合会理事长苏世杰说,“假慈善”行为是对公众的欺骗和对爱心的肆意践踏,但其“简单粗暴”的形式却往往能吸引眼球。这极有可能造成贫困地区干部群众对“真公益”的误读,破坏公益土壤,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的尴尬。

  “网络直播行业亟待规范,公益领域也需加强自律,在‘互联网+’时代坚守一片净土。”苏世杰说。

  近年来,我国网络直播行业发展迅速,由于进入门槛低,呈现出鱼龙混杂的局面。记者发现,当前各大直播平台基本都采用“技术+人工”的方式进行内容监控,但由于技术水平和人力成本等问题,内容把控不严的情况时有发生。

  11月4日,国家网信办刚刚出台《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实名登记、即时阻断、新闻信息先审后发、黑名单等措施剑指行业乱象。对于“主播”的事后惩戒,规定特别提出,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建立“黑名单”管理制度,对纳入黑名单的互联网直播服务使用者禁止重新注册账号。

  据了解,上述“假慈善”事件中网络主播的账号被冻结后,很快又公布了新的账号,吸引“粉丝”前去关注。业内人士认为,如果主播实名制登记和“黑名单”制度能够严格执行,劣迹主播换个“马甲”重新传播不良信息的做法就不会有生存的土壤。

  湖南吟正律师事务所主任邓龙认为,监管部门通过实名登记、先审后发等措施,实际上是设立了网络直播的准入门槛。同时,行政执法部门对于网络直播中的违法行为要严肃依法惩处,切实提高违法成本。

  全国范围内摸底排查:农村留守儿童902万今年3月,民政部、教育部、公安部印发通知,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农村留守儿童摸底排查工作。从总体规模看,全国共摸底排查出农村留守儿童902万人。【详细】

  环保部公布东北地区大气污染物涉嫌超标企业名单针对东北地区近期持续出现的重污染天气过程,环境保护部网站5日公布了重点污染源自动监控系统发现的东北地区大气污染物排放数据异常、涉嫌超标的企业名单。【详细】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